蓝奏云软件破解版

地煞战阵,实际全称为七十二地煞诛魔阵。

这套战阵之法的威力,又何止楚凡说的那么简单。

此法乃是楚凡轮回修行之时,偶然从一古迹之中所得,乃是修士战场之上的大杀器,不过这七十二地煞诛魔阵所需条件极多,其中之一便是组阵之人,至少都得需要筑基以上的实力。

镇魔司自然没有这么多筑基境好手,所以楚凡昨夜便试着将这套战阵简化了不少,变成了他口中的地煞战阵。

而演练此阵所需要的修为条件,也从筑基境降到了炼气六重境左右。

当然,简化版的地煞战阵自然没有原版这般威力强大,不过对于此刻的镇魔司而言,却是极为合适的。

刘镇南当然不知晓这些,不过手里的这套简化版地煞战阵对他而言已是无价之物。

地煞战阵虽好,不过他并非修士,却也看不太懂。

最终,这演练战阵的任务,还是又落到了楚凡的头上,这一点楚凡也并未推辞,毕竟地煞战阵可不是寻常修士能看得懂的,就算是阵法大师,只怕三两个月也无法看得明白,更不用说将之传授给镇魔司的队员。

楚凡的方案也很简单,那就是由他挑选七十二名镇魔司精锐,先行传授这地煞战阵,等到这七十二人演练纯熟,便可广而告之,将之传遍全军。

……

玉京山上,也就自楚凡下山不过一日。

纯美童可可温婉迷人

由刘镇南亲口发出的命令,一夜之间召集镇魔司麾下上百名修士赶往玉京山总部待命。

一般情况下,刘镇南并不会亲自指挥镇魔司队员,除非是A级以上的任务,所以在刘镇南发出司主召令之后,得到传讯的各镇魔司小队,不由分说,便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

楚家宅院里。

一袭白袍的楚老爷子看起来神清气爽,已然摆好架势在一旁练拳。

这二十多年来,老爷子虽然失了修为,但是每日的操行却未放下,这套虎鹤双形虽是外家拳法,看似简单,实则能够如同老爷子这般练至双形一体,浑然天成之境的武者,当世几乎少之又少。

哪怕不动用半分真气,老爷子这套虎鹤双形使出来,只怕寻常先天武者都难以近身。

“厚积而薄发,要不是老爷子当年遭受重创,年纪太大了,只怕这些年应该也足以突破武圣之境了吧!”

一旁的躺椅上,楚凡懒洋洋的半躺在上面,扭头看着边上正在打拳的自家老爷子,心理默默道。

他岂能看不出来,老爷子虽然修为尽失,但是这些年修身养性,在心境上只怕另有突破,若是当年没遭此一难,只怕此刻已经是登临武道至极。

“也是老爷子性子太倔,始终不肯服下那枚紫金丹,否则至少也有三成把握能够修复当年丹田之损。”

楚凡心中一叹道。

紫金丹的存在楚凡自然知道,只是老爷子将之视为珍宝,楚凡虽然没要,但老爷子也始终舍不得将此丹服下,他终究还是认为自己已经老了,与其浪费这种等级的丹药,不如将之留在楚家,甚至可以成为楚凡的底牌之一。

毕竟是六品疗伤丹药,这可是稀罕之物。

“六品丹药对我来说,想要炼制目前还有些困难,看样子想要帮老爷子恢复修为,还需另想办法。”

楚凡心中思忖此事,一旁的楚远山已经打完了一套拳。

不远处,梁施施正端着一套茶具走来,见老爷子练完功,当即便送上热乎乎的毛巾,给老爷子擦脸擦手。

“小丫头,今天没去上学?”

楚凡瞥了一眼梁施施,这丫头自从进入京城大学武道班后,实力已经突飞猛进了,这才不到一年时间,便已经突破到了内劲境界,端得是个不错的武道苗子。

听到楚凡的话,梁施施扭头白了自家少爷一眼,便乖巧的在一旁给老爷子泡起了茶。

“施施,我这里不需要忙的,下去练功吧,我可听说过几日就是百城联大的武学交流大赛,虽已突破内劲,但也不可因此大意,小瞧他人。”

擦了擦手,将手里的毛巾放下,楚远山看着面前的小丫头说道。

梁施施虽然练武不到一年,但是自小跟在楚家,跟着老爷子学过几招打熬身骨的拳法,根骨自然也是不错的。

此时,听了楚远山的话,梁施施也是连连点了点头,身上的练功服还未换下,便打算转身离开。

“等等!”

看着这小丫头,楚凡出声喊道。

“这东西拿去用,日后我会让袁术那家伙给提供,虽然我不知道那武学交流大赛是个什么玩意儿,不过既然是我楚家的人,可不能丢了我楚家的面子,要是拿不下第一,当心少爷我打小屁屁。”

半开玩笑的说道,楚凡说话的同时,便将一东西扔到了梁施施的手里。

“这是……”

低头看着手中之物,梁施施眼中顿时露出几分欣喜之色。

武道基因液虽然已经问世,但是那可都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寻常人根本买不到,梁施施又岂会不知。

而且楚凡拿出的这武道基因液,可不是市面上那些寻常货色能比的。

不过一听到楚凡的后半句话,梁施施不禁也是娇躯微颤,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记忆,竟然是俏脸微红,有些娇羞的跑出了院子。

梁施施可没忘记,以前楚凡在家时,可没少打她屁屁欺负她。

“这傻丫头……”

看着梁施施落荒而逃的样子,楚凡不禁戏笑道。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老爷子,却是面色一板,颇为严肃的盯着楚凡道:“施施这丫头从小就可怜,要是再敢犯浑欺负她,我可不饶。”

听到老爷子这话,楚凡也是一愣。

说起来,关于梁施施的身世,他一直都有些奇怪。

当年他尚小,不过却也记事了,都说梁施施是当初梁伯捡来的弃婴,可楚凡却有些疑惑,梁伯在楚家这么多年,可谓是深居简出,怎么就有机会能捡到个弃婴。

这并非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自小老爷子对梁施施的态度,似乎根本不像是对待一个下人,更像是对待自家晚辈一般。

梁施施从小在楚家,享受的衣食住行可从不比其他家族的大小姐们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