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看茄子视频有吗

   二公子?

   诸多守卫愣住了。

   一旁蚩尤走到城墙一侧,摘下了一个告示,笑着开口道:“告诉你们城主,我们是来给你们二公子治病的。”

   “你们!”几个守卫目瞪口呆。

   就在前天,城主二公子何星河中了灭世之毒,现在住在北荒绿洲背面二十里的一座宅子里。这件事城主府本来也不想公布的,只是这北荒绿洲却根本找不到解药,所以城主府贴了告示,求一枚灭世之毒的解药,只要送到城主府,城主府便可以答应对方任何一个合理要求。

   张铭刚才被检查过,刚好走到告示前看了一眼,身后曹婴几人就被为难了。

   本来,张铭也没打算理会这事。又或者,通过查布托去解决,不过事情到这份上了。杀个想要冒犯曹婴几人的胖子,在救城主二公子的命上这件事,就不算什么了。

   果然,几个守卫犹豫着。

   城卫队的人来了。

   一个城卫队的守卫看到眼前这一幕,眼神震惊道:“这不是王崇军的外甥吗?谁,谁把他杀了?”

   其中一个城门守卫连忙走过去,低声解释了一下。

   为首的城卫队小队长愣住了,看向张铭几人,沉默了片刻,开口道:“你们说,能救二公子的命?”

   蓝色和绿色

   “灭世之毒,我能解。”张铭平静开口道。

   那名城卫队小队长又看了一眼死去的胖子,最终开口道:“你最好说的是真的。如果你真救二公子的命,城主大人出面,这胖子死了,也没人敢跟你们追究。但是如果你们救不了二公子的命,你们会死的很惨。现在,你们跟我去城主府吧。”

   张铭点了点头,便示意几人跟着一起走。

   而后面的蛇女看着眼前一幕,眼神中透着几分杂乱的情绪,在走到曹婴身边的时候,才低声开口道:“谢谢您。曹小姐。”

   “不用谢我。我是主人的奴婢,你是主人买回来的女人,我当然不能让那个胖子对你胡作非为。”曹婴随口道:“要谢,就谢你自己命好,遇见了主子。”

   蛇女愕然得看着曹婴。

   千面在一旁笑着道:“曹阁主除了对主子以外,对谁都是冷冰冰的,你别放心上。老大把你买回来,还留在身边,你就是自家人了。我们都会护着你。”

   “谢谢。”蛇女心里颤动,第一次抬眼认真看向了张铭的背影。

   这个看上去很随和的男人,对她也没有说太多的话,也没有强迫她做什么,甚至有种没当她存在的感觉,有好几次她都在想,或许这时候她逃离了,眼前这个男人未必会追他。她也的确有了好几次想要逃离的念头,只是张铭说的不错,这大漠她也没地方可以逃,只能跟着。

   大街上。

   一行人被城卫队压着。

   只是还没到城卫队门口,迎面就冲过来了一个又高又胖的男人,身后还跟着一队城卫队。

   男子身穿城卫队的铠甲,见到张铭几人,便怒声吼道:“就是他们杀了我得外甥?来人啊,给我杀了他们。”

   另一队城卫队瞬间领命冲了过来。

   而带着张铭几人的城卫队小队长抬手拦住道:“王队长,这些人还不能杀。”

   “冯涛,你干什么?”王崇军冷声道:“枉我和你十几年的交情,这几个人杀了我外甥,你还要护着他们?”

   叫冯涛的男子伸手拉住了王崇军的胳膊,走到了一边,低声道:“这几个人说能救二公子的命。王崇军,我是为了你好,才拦着你的。你外甥死了,我也很难过。但是,我们的一切都是城主给的。现在这几个人说能救二公子的命,要是你把他们杀了……”

   “我!”王崇军也不至于那么不冷静,只是不甘心道:“他杀了我外甥。我怎么和我妹妹交代啊?再说了,他说能救就能救啊?要是救不了呢?”

   冯涛开口道:“这几人实力不弱。救不了,正好城主把几个人拿下,到时候你来持刀,杀了他们就是了。但是万一治好了二公子的毒,王崇军,你可得悠着点。城主那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二公子是他的心头肉。”

   “我!我知道了。”王崇军眼神阴霾,却又眉头一抬,开口道:“城主不再府里,去看二公子了。你……把他带到大公子那边去。”

   冯涛愣住了。

   大公子和二公子表面上亲兄弟一样,实则是两母所生,水火不容。

   特别是二公子得宠,甚至危及到了大公子未来城主的位置。

   冯涛自然知道王崇军的用意,却微微摇头道:“王队长,这事那么多人看着呢,瞒不住。要是我故意带过去,到时候城主回来了,出了什么事,我了担不住。城主可不好糊弄,我必须将人带到城主府,然后我需要派人去通知城主。这大概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至于其它的我不管。但是我劝你,最好别乱来,万一城主查出什么来,谁都没好果子吃。”

   “一个小时。够了。”王崇军冷哼一声,转身而去。

   人走了。

   冯涛又回到了队伍,对着张铭几人开口道:“好了。跟我去城主府吧。”

   不一会。

   众人来到了城主府。

   冯涛将几人带到了客厅里,然后看了一眼张铭道:“这位先生,你说能救二公子的命,这么说你有解药了?不如你先将解药给我,我去给二公子服用,到时候二公子好了,你的那份赏赐绝不会少。”

   先给解药?

   张铭笑着道:“我是一名医者,需要亲自给二公子救治。不如,您先带我去见二公子,我先救人就是了。”

   医者?

   冯涛轻锁眉头。

   显然他也知道张铭未必说的是真话。

   一边大公子来了,多半是要出手的。而要是城主没见到人,这几个人就死了,那他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

   “几位先坐着,我这就去请城主大人。城主大人不在城里,可能时间有点长,请诸位莫急。”冯涛说完,便转身走了。

   离开了客厅。

   冯涛苦恼的挠了挠头,最后派了一个手下低声道:“让人把这事透给后院的人。”

   那名手下心领神会,点头道:“明白了。队长,我这就去安排。”

   “哎。”冯涛叹息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张铭,只感觉头大的厉害。

   现在,只能希望去带着城主回来之后,张铭能安然无恙。

   张铭几人坐客厅里喝着茶。

   一旁查布托却是焦急万分,见到没人盯着了,才开口道:“张铭兄弟,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等着啊!”张铭随口道。

   查布托挠了挠头,急声道:“不是。一会你治不了那个二公子的毒,我们了都得死啊。你难道就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