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草莓荔枝

“叮,恭喜宿主成功击杀裂变魔君,奖励500超级技能点,奖励一颗仙器修复石,奖励鸿蒙神兵‘镇魂钟’。”

“叮,裂变魔君临死前对宿主释放因果诅咒术‘魔族宿敌’,所有魔族遇到宿主时,自动激发仇恨状态。”

“叮,鉴于宿主在一个时辰内击杀裂变魔君,额外奖励10道因果之痕。”

“叮,仙器修复石检测到残损仙器复制魔镜,自动开始修复复制魔镜,预计一个月后修复成功。”

一连串的系统提示传来,让苏辰长舒一口气。

不过危机还没有解除。

眼前的黑暗法则,在彻底吞噬了裂变魔君后,失去目标,开始朝着四面八方散发了。

一旦让这些黑暗法则对外蔓延,别说八荒大山,恐怕久而久之,整个冥府地狱,都要沦陷。

苏辰现在还没空休息,必须先将这些黑暗法则给封印起来。

费了一番皱褶,苏辰用了半个时辰,终于凝刻出了一道完整的隔绝禁锢大阵,将这些黑暗法则全部隔离。

再加上这片虚空的压制,这些黑暗法则应该不至于蔓延到外界去了。

苏辰这才离开了虚空。

清纯外国妹子唯美写真

小黑龙还在外面焦急的等候。

看到苏辰安然无恙的走出了虚空,小黑龙很是诧异。

“苏公子,我还以为被裂变魔君杀了呢。”

苏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命硬着呢,裂变魔君死了,我也死不掉。”

“把裂变魔君杀了?”小黑龙更加诧异了。

苏辰点了点头,还想在小黑龙面前装个逼的,但突然感觉一阵虚弱乏力,仰头便倒下去了。

他现在太虚弱了……

当苏辰再次醒来时,他正趴在灭道魔龙的背上,横行在辽阔无边的冥府大地上。

前方,红霜飘零,枉死城隐约可见。

灭道魔龙正要绕道而行,苏辰突然拍了拍他:“先放我下来,我要去一趟枉死城。”

灭道魔龙点了点头,将苏辰放到了红色的冰原上。

他自己是不敢靠近的。

苏辰双脚落地,感觉身体还是有些虚弱,主要是识海中聚集的仙气被一次性榨干,对识海造成了一定负担,现在识海中虽然灵气充盈,但适应了仙气后再换回灵气,感觉哪哪都不对劲了。

缓了一阵,苏辰才朝着枉死城走去。

虽然已经拿到镇魂钟,冥府之行算是圆满成功,但苏辰总觉得还有些问题要解决。

他想找叶红霜打听打听,看看她知不知道余蓉箐的事情。

而且苏辰对之前叶红霜的复仇也颇有兴趣,想看看她是否复仇成功,还是已经死了。

来到枉死城前,苏辰隐约感受到了叶红霜的气息,但不确定她在不在枉死城内。

“什么人!”

一群鬼修突然横空飞来,拦住了苏辰。

“我找红霜冥王。”苏辰大手一挥,天耀圣光普照而出,吓得一群鬼修脸色煞白,急忙后退,再不敢拦路。

苏辰轻车熟路,径直走到了魔宫之中,又见到了冥火和冥水这两个女人。

不过此时,这二女倒没有争斗在一起,而是都露出一脸担忧的表情。

“红霜冥王怎样了?”苏辰上前问道。

“冥王……她快要不行了。”

苏辰闻言,直接一步跨越空间阻隔,来到了叶红霜的寝宫之内。

几名侍女见苏辰到来,顿时露出警惕之情,此时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叶红霜也睁开双目,她挥手驱散了侍女,对苏辰说道:“是女帝让来的?”

“女帝已经离去,我马上也要离开冥府,特来找红霜冥王询问一件事情,可认识一个叫做余蓉箐的女子,她是雪国皇帝秦天子的大女儿。”

听到苏辰的话,叶红霜眉头一皱,沉默了片刻,道:“找我何事?”

额?

苏辰一愣:“……是余蓉箐?”

叶红霜点了点头:“是我,当年我初入冥府,只是一缕孤魂野鬼,在师尊指点下踏上鬼修之路,叶红霜这个名字也是继承自师尊的名号。”

这……

苏辰万万没有想到,叶红霜就是余蓉箐,这也太巧了。

但苏辰已经来不及发表想法感言了,此时叶红霜的状态,可谓是油尽灯枯,只剩下一缕微弱的残魂,眼看着就要彻底香消玉殒。

他二话不说,走上前去,催动仙魂,将自己的魂力注入到叶红霜体内。

但是效果甚微,苏辰的魂力进入叶红霜体内,虽然可以让她的灵魂再次焕发光彩,但她的灵魂状态就像了一个露底的水桶一样,根本无法装满,魂力进去了,马上就会流逝。

对了!

苏辰心思一动。

他刚得到的镇魂钟,似乎就有固魂的功效,或许可以帮到她。

虽然苏辰无法确定,但眼下叶红霜已经是强弩之末,不管不顾的话,恐怕撑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了,就算死马当活马医吧。

苏辰大手一翻,一口巴掌大,通体布满古老铭文,看起来有些残破老旧的铜钟出现在手掌心上。

苏辰指尖夹杂魂力,对着镇魂钟轻轻一弹,顿时传出一阵无比浑厚的钟鸣声。

受到镇魂钟的加持后,叶红霜本已经几乎透明的魂体,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凝实起来。

有效果!

苏辰立刻对叶红霜的魂体再次灌注大量魂力,对她残破的灵魂进行修补。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

冥火和冥水见苏辰迟迟不出,焦急难耐的冲进了房间里。

然而眼前一幕,却将二人吓的不轻。

本该已经彻底陨落的红霜冥王,此刻非但没有死,灵魂反而变得重新凝实了起来,虽然看起来还有几分虚弱,但完全没有将死的征兆。

难道……冥王又活过来了?

这个消息,让二女深受打击。

冥王不死,她们自然也无缘继承冥王之位。

这么多年争我夺,打来打去,全是白费力气。

“二人来的正好。”

叶红霜艰难的坐了起来,说道:“我将辞去冥王之位,今日将冥王之位,同时传授给二人,二人从今往后,就是枉死城共同的城主,务必要精诚合作,共同治理枉死城,壮我鬼修之法。”

这……

冥火和冥水大喜过望,同时跪拜下来:“多谢师尊传位……”

感激之后,两人又疑惑起来。

师父现在看起来是死不掉了,那为何又要将冥王之位传给她们呢?

“师尊,您要走了嘛?”

叶红霜道:“想起了很多事情,是时候去做个了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