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最新版下载链接

大谷吉继愕然,摇头苦笑。

前田利益是家中首席武将,对主君忠心耿耿,近江战事干系斯波近幾领安危,无法坐视不理。

越是主君不在近幾,越是要打出斯波家的威风,才好对内镇压议论,对外威慑窥视。

可打仗打得是后勤。

长途作战粮草十倍,过境作战粮草五倍,即便只是动员军势拉出来走一圈,体力消耗也要吃两份饭。

日本贫瘠,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吃饱过,半饿度日。

只有春耕收时节需要体力支撑,才给吃口干的麦饭,平日里能熬粥活下去,谁敢浪费粮食吃干饭?

军势开拔则不然,如果不吃饱饭,体力不支半路真会猝死,饥饿的军队绝对兵变。

伊贺国去年参与近幾之战,虽然收获很大,但整个家底也打空了,没有外部输入,根本拿不出多少粮食出战。

这还只是吃的问题。

伊贺甲贺对峙多年,相互看不顺眼,为什么少有战事发生?

因为打不起。

中分波浪卷发少女甜甜圣诞节雪白唯美写真图片

外人以为的两支忍者众对战,就是山林里你躲我藏,一对一,三对三的单挑。

这种浪漫的事,可不会发生在真正的战争中。

山野作战视野受限,道路不畅,如果大军出动,极有可能被几人小队利用地形困住,甚至大量杀伤。

所以双方都是以小队渗透厮杀,极度残酷。视野受限,就会加倍消耗投射武器。

弓矢才是主流,忍者众也是最先大规模装备铁炮的武装集团,投射武器都是消耗品,那就是烧钱。

两方忍者众的冲突起于利益,都是走情报和暗杀路子的恶党野武士,同行是冤家。

可为了武家那几个雇佣金的纠纷,发动大规模山野作战,烧钱吃粮死人?有病吧?

骂几句就算了,都是出来混饭的,有力气不去赚钱,打什么没好处的烂仗。

同理,前田利益想要发动战事牵制六角家,就必须突破南近江甲贺郡的山区地带,才能骚扰到六角家的后方。

这就需要用大量的粮食和军备去消耗,换而言之,没有大量物资你打个p的山野作战。

道理如此,大谷吉继却无法反驳前田利益。

不论援救家督,还是策应北近江浅井家都属于战略要事,她亦是认可的。

可巧夫难为无米之炊,前田利益一个打字,把她说得只能沉默。

心有余,力不足啊。

前田利益看似无意扫了一眼场内,各村地头皆是低头不语,士气不振。

她眯眼不语,目视远方,瞳孔对焦不正,仿佛回想着什么。

半晌,喉间咯咯挤出笑声,在沉默的人群中分外扎眼。

“既然缺乏物资打不出去,那就守着甲贺口让她们来打我们。”

大谷吉继皱眉道。

“不可能,甲贺众又没疯,怎么会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

甲贺众在南近江是相当古怪的存在,属于六角家的外样众,不入领国。

甲贺郡武家自成一派,五十三家中有二十一家向六角家进书效忠。

以这二十一家为首的郡内自治集团,被称为郡中惣。

柏木三家,北山九家,南山六家,莊内三家,甲贺五十三家分属这四个集团二十一家麾下,共同治理甲贺郡。

简单来说,就是五十三个村中地头组合起来的国人集团。

六角家也曾想把甲贺郡纳入领国,但甲贺郡多山,甲贺众皆是善于山野作战的忍者众。

数次征伐无功而返,之后在幕府的攻击下,六角家督也曾逃入甲贺郡,得到当地国人的庇护。

这才给了二十一家名分,勉强达成君臣契约。

在六角家,甲贺众相对独立,兵粮役征召不到她们身上,六角义贤使唤她们得花钱。

伊贺大军不打过去,甲贺众才不会挑起战事。

六角家要的是北伐近江富庶之地,伊贺穷乡僻壤懒得理会,更不会花钱招募甲贺众出兵。

只要前田利益不杀入甲贺郡,就无法策应北近江,引回六角家的注意力。

所以,大谷吉继觉得她在异想天开。

前田利益目光投向远方,似在回答大谷吉继的问题,又像是自言自语。

“我答应过主上,我必为他守住斯波近幾领,待他归来。

我不会让他失望,我从没有让他失望过!”

她站起身来,腰杆笔挺,看着大谷吉继。

“大谷姬!你麾下南近江武家,可有属于甲贺郡的国人?”

大谷吉继一愣,摇头道。

“甲贺郡不入领国,不征兵粮役。

虽然山区生活穷苦,但也不受六角家盘剥,武家们怎么可能背井离乡跑来我麾下效力。

你到底想做什么?”

她心中起了不祥的预感,也许这个问题才是前田利益把她从南伊贺叫来的原因。

前田利益眼中闪烁着嗜血的红光,露出一口白牙,笑道。

“没事,还是照着原计划,你守好通往伊势国的加太口,护住我的后方。”

大谷吉继眯着眼,心中越发紧张,再问一次。

“你到底想做什么?”

前田利益不再看她,而是盯着自己麾下各地地头。

“没钱粮就不能打仗吗?我倒要试试。

母亲正在忙碌春耕,等农忙时节过去后,由她坐镇甲贺口,我会亲自带队过境。

钱粮军备,甲贺众不是有吗?”

她此时的面容让原属伊贺余野的几位地头心寒,忽然想起了当初。

这位大人可是一人一马来到余野,独自进山杀光一家叛逆国人,以人头血污抹面起誓,胁迫余野众出兵的狠人。

几人心跳加速,相互窥视,顿时心头发毛。

前田利益缓缓说道。

“甲贺众会来的,她们一定会来甲贺口与我作战。

因为,我会带队摸进她们的村子。

烧毁她们的房子,践踏她们的田地,杀死她们的老幼夫孺,抢走她们的粮食和军备。”

大谷吉继惊怒道。

“你疯了?她们会和你拼命,你会与甲贺忍者结下不死不休的血仇!

她们会追杀你终生,还有你的子嗣,亲眷,她们可是忍者众!

暗杀将充斥着你的余生,让你永远在警惕和恐惧中活着,直到死亡的那一刻!”

前田利益平静看着她,看得她遍体生寒。

“那就让她们来吧,我答应过主上的事,就必须做到!我死也不要让他对我失望!绝对不要!

甲贺五十三家吗?野村国人一家四五十口,那就是二千人咯?

不多,杀光她们就是了。”

大谷吉继只感到头皮发麻,她自认对斯波义银忠心不二,可以为他献出生命。

可在前田利益平淡的态度下,她闻到了尸山血海的味道。

那是最纯粹最强烈的情感,为了那个人,前田利益愿意做任何事。

百死而无憾。